中國西藏網 > 雜志

色拉烏孜踏古

易文文 發布時間:2019-10-09 15:33:00來源: 《中國西藏雜志》

  我對距離拉薩北郊3公里處的色拉烏孜山麓好奇已久,那里自古就是藏傳佛教高僧講經說法之地,有許多僧尼小寺環繞其間,無法一一丈量的山路如散布其中的故事傳說般曲折而美妙,令人應接不暇的眾多圣跡像懸掛在山腰的彩色經幡,如此奪目,又如此遙遠……歷史的深沉,總不容我們一眼探究到底,最精彩的內容無法用眼睛捕捉,也許就藏在那靈光一現的感受里,也許藏在欲辯忘言的心意間。

  因緣際會起風云,色拉曲頂

  藏族司機大叔嫻熟地操著方向盤拉著我行駛在色拉烏孜山麓,車子在山體間旋轉著往上攀升,來到一處被松柏包圍的古樸建筑,這便是色拉曲頂。它的面積不大,有人卻說它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搖籃,它的歷史比色拉寺還長,在這里醞釀誕生過幾件格魯派教法史上的大事。

  1407年,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決定將傳教重心從山南地區往拉薩河谷轉移,當時拉薩柳烏宗的宗本柳烏?朗杰桑波在色拉烏孜為宗喀巴修建了色拉曲頂禪修房,供其夏日安居和授徒傳法。宗喀巴在這里住了兩年,先后收了600多名徒弟,并著書立說,注釋了《中論廣疏》,撰寫了《龍樹中觀根本慧論廣釋之正理海》等書,奠定了格魯派的顯宗基礎。

  宗喀巴在色拉曲頂獨處靜坐,深思熟慮格魯派的未來發展,他決定按照古印度法會的形式舉行一次祈愿大法會。在當時西藏地方最高首領闡化王扎巴堅贊的支持下, 1409年正月初一,宗喀巴主持了西藏歷史上最隆重莊嚴的傳召大法會,也即“莫朗欽波”,規模宏大,氣勢如潮,格魯派的名聲迅速傳遍整個雪域高原。這次大法會也為同年建立格魯派第一座寺院——甘丹寺籌集了資糧,該寺的建立標志著藏傳佛教格魯派正式創立。此后,“莫朗欽波”作為藏傳佛教界的傳統,成為西藏重要的宗教活動之一。

  1407年,克珠杰在22歲時帶著宗喀巴根本上師仁達瓦的推薦信專程到色拉曲頂拜見宗喀巴,請求宗喀巴做自己的上師,宗喀巴欣然應允。克珠杰和另一名宗喀巴的重要弟子賈曹杰是宗喀巴大師的得力助手,在弘揚格魯派教法、闡述格魯派教義、建寺授徒等方面做出了很多貢獻,因此藏傳佛教界將宗喀巴大師、賈曹杰、克珠杰三人合稱為“師徒三尊”。宗喀巴圓寂后,擔任第三任甘丹赤巴法臺的克珠杰籌集資金,在奉安宗喀巴大師肉身銀塔的藏式大殿屋頂上,建造了一座歇山式銅瓦鎏金的金頂,俗稱大金瓦殿,這是格魯派祖庭甘丹寺歷史上第一座金瓦殿。清朝順治年間,克珠杰被追認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甘丹寺建立不久,明朝永樂皇帝便派使臣進藏詔請宗喀巴去京城出任國師,宗喀巴考慮到格魯派剛建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便以教務繁忙,又在色拉后山閉關靜修為由婉轉拒絕。永樂皇帝于1414年再次遣派使臣進藏,四位使臣翻山越嶺來到色拉烏孜,請求宗喀巴進京奉詔。宗喀巴在色拉曲頂接受了皇帝的詔書和禮品,懇切闡釋了自己年事已高、教內事務繁忙、實在不宜遠行的原因,并從眾多弟子中選派釋迦也失(亦譯寫為釋迦益西)代表自己赴京朝見皇帝,弘揚佛法。永樂皇帝封釋迦也失為大慈法王,賜予無數珍貴禮物,這是格魯派第一次與明中央王朝建立關系。1416年,釋迦也失返藏,仍是在色拉曲頂拜見上師宗喀巴,宗喀巴命他在色拉建立僧人學修的道場,這便是建立色拉寺的由來。

  宗喀巴的另一名高足弟子、拉薩下密院的創建者喜饒僧格,于1410年在色拉曲頂拜見宗喀巴,在其足下學習密宗經論,并很快成為宗喀巴座下密宗首席弟子、精通密宗的學者。一次,宗喀巴在色拉曲頂問四眾弟子:“我教導的密法,誰能承擔弘揚的重任?”連問三次無人敢應,喜饒僧格便從眾中起立回答:“我當負責弘揚!”宗喀巴高興地把眾多密宗信物贈予他。1433年,喜饒僧格創建下密院,1464年,喜饒僧格的弟子貢嘎頓珠在墨竹工卡縣建上密院,1485年遷來拉薩小昭寺。上下兩密院成為藏傳佛教格魯派密宗最高學府之一,培養了不少密法優秀的高僧。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以及扎什倫布寺和上下密院的建立使宗喀巴大師的顯密教法得到廣大發揚,此后各寺相繼建立活佛制度并保持其傳承系統。

  在藏傳佛教發展的歷史上,曾經有人標榜實修,輕視教典,宗喀巴大師細致地學習和鉆研了諸多教典,寫下了指導次第修行的顯密經典著作。這些著作至今仍是藏傳佛教各大教派學習的必讀科目。宗喀巴大師所處的時代,律學講修衰敗不堪,許多人有意無意地輕視戒律,胡作非為。為整飭風氣,宗喀巴大師戴上黃色僧帽,嚴守戒律,努力修持,樹立了威儀具足、持律嚴格的典范。最為可貴的是,宗喀巴大師身體力行,一生刻苦修習,建立了藏傳佛教格魯派的最高權威——甘丹赤巴。“只要孩兒有本事,甘丹法座沒有主人”,意思就是只要有水平、持戒律,不問出身、不問地位,任何人都可以競爭甘丹赤巴的寶座,格魯派學風扎實、唯學而上、戒律嚴格的宗風就此樹立。

  站在色拉曲頂遙想當年宗喀巴大師在此地居住,條件是很艱苦的,出行不便、生活簡陋、取水困難……彼時,他已經名滿全藏,仍然能獨善其身、專心致學,其品格令人敬佩。

  化外一方有靜謐,色孜珠康

  快到色拉烏孜山頂的時候,有一座醒目的黃色小寺廟,或者應該叫一處禪房,名為色孜珠康。色孜,藏語意為:色拉山頂,珠康,藏語意為:修行的地方。

  此地地勢狹窄,建筑高聳,很難用相機拍到全貌,只留下一個仰望的鏡頭。禪房墻體被刷成黃色,赭褐綠三色挑高窗戶巍巍其上,繪制著吉祥圖案的白色門簾飄在山風中,陽光從禪房經堂頂端傾瀉而下,更顯得周圍林深草密,無比幽靜。

  這座禪房開始只是一個修行的靜地,也是在1407年由宗喀巴大師的弟子們為方便大師修行密法而專門修建的。宗喀巴大師圓寂后,弟子們又相繼來到此地閉關修行,傳說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也在此地閉關多日。18世紀,該地出現了一位高僧格勒嘉措,他以自身學修造詣使得這處禪房聲名遠揚,建立了珠康活佛轉世系統,格勒嘉措即是第一世珠康活佛。到第四世珠康活佛丹巴堅贊時,在那曲地區建立了藏北高原上著名的格魯派寺廟孝登寺。我們眼前的色孜珠康是由第七世活佛珠康?土登克珠主持重修的。七世珠康活佛現任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等職務,多年來在宣傳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弘揚佛法利樂眾生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藏北牧區信教群眾中享有很高的聲譽。

  色孜珠康規模雖小,但是功能俱全,經堂、僧舍、活佛宅邸緊湊有序,其中最有名的莫過于幾百年前宗喀巴大師修煉密宗的密室:珠康日追。日追,藏語意為:山洞,特別是指適合修行的安靜的山洞。無論是色孜珠康,還是珠康活佛轉世系統,其名稱都離不開宗喀巴大師閉關修行的這個山洞。珠康日追洞體狹窄,約2平方米,呈長方形,可容三個人緊挨著并排落座。進入洞內,身體無法直立,伸手便可觸摸凹凸不平的洞壁及洞頂。洞內供奉著宗喀巴大師的金銅像,洞外燃著一盞巨大的長明酥油燈,明黃閃爍的燈光映照著前來虔誠朝拜的信眾們的喃喃希冀。

  我置身珠康日追洞內,也試圖安安靜靜地坐一會兒,思緒卻無法停歇。我看到了宗喀巴大師像金色的臉頰,唇畔似乎有不動聲色的莞爾;我聞到了酥油的氣息,那是雪域高原獨有的溫暖的味道;我聽見了洞頂往下滴水的聲音,墜落在白駒過隙的時光里……總之,我無法停止思維。一切都無法停止,這是我在珠康日追最深的體悟。

  該寺僧人遞給我一碗酸奶,里面有白糖、有用勺子切進去的香蕉塊,我一邊吃著,一邊驚訝于僧人們的“時髦”:他們也吃水果酸奶撈?延伸著山花爛漫的窗臺上擺放著一塊個頭不大的石頭,因模樣奇特而顯得氣場十足。它沉得不可思議,需要我用雙手才能抱起來,石體上有大小不一的圓潤凸起,隱約泛著藍黑色的光澤。做酸奶的僧人告訴我,這是他多年前在色拉烏孜山上撿的,有人說是天外隕石,有人說是鐵礦石,反正他不關心到底是什么,覺得挺好看就留下了。被他那么隨意地丟在窗臺上,山花窗前聽經坐,天外飛仙奇石落,也讓我領略到了色孜珠康莊嚴之外一道樸拙可愛的風景。

  懸崖峭壁觀西東,吉倉日追

  吉倉日追分為吉倉西日追和吉倉東日追。“吉”,有石窟或偏僻之意,這兩處日追都是建立在色拉烏孜的懸崖峭壁上。從僧舍開窗向外,看到的只有懸崖,令觀望的人感到心驚膽顫。

  從色拉寺東面天葬臺向北步行三四公里就到了吉倉西日追。藏傳佛教噶舉派分支蔡巴噶舉創始人向?尊珠扎巴和格魯派的宗喀巴大師都曾在此閉關過,并留下手印作為見證。一位藏傳佛教覺囊派的修行人說,此地原來是蔡巴噶舉派閉關的地方,后來宗喀巴的上師之一、覺囊派第十九任法王喬列南杰也在此地閉關過。向?尊珠扎巴的生平是公元1123—1194年,喬列南杰的生平為公元1306—1386年,由此可見,西日追的建筑和使用年代遠遠早于色拉曲頂、色孜珠康以及1419年才開始建立的色拉寺。

  有藏文資料記載,色拉寺歷史上不少高僧都喜歡在色拉烏孜靜坐閉關。18世紀末,色拉寺吉扎倉堪布強巴門朗年邁之際,管家說:“現在轉世活佛一輩不如一輩,您的拉章都快成為蝎子洞了。您還不如在吉倉西日追修行,您圓寂之際也是您的拉章結束之日。”強巴門朗答道:“不要這么說,我一定還要轉生一次。”管家又說:“假如您一定要轉生,那就請轉世于多仁家中,我也好尋訪。”1791年,西藏地方政府噶倫多仁?丹增班覺的夫人產下的嬰兒嘉樣門朗被認定為堪布強巴門朗的轉世。據史書記載,吉倉西日追大殿曾供奉有一層樓高的金銅彌勒佛像,兩邊是吉倉四輩活佛的肉身塔以及金粉書寫的《般若八千頌》等經書。

  由吉倉西日追朝北往前走就到了吉倉東日追,東日追由嘉樣門朗在18世紀末建立,后稱吉倉仁波切,也就是第一世吉倉活佛。嘉樣門朗在主持東日追時,將西日追向?尊珠扎巴和宗喀巴大師的閉關洞一起重修,使得這兩處建立在雄偉山形上的日追成為僧眾修行的道場,歷代吉倉活佛也在此修行。

  東日追所在地還有一則廣為流傳的故事。相傳此地一名屠夫準備宰羊,他將磨好的屠刀放在羊的旁邊。當他轉身洗手之際,待宰之羊居然蹬腿試圖用塵土掩蓋屠刀。眼前發生的一幕令屠夫震動,頓覺萬物有情,非常懺悔自己屠殺的惡行。這一念真心的懺悔清凈了他所有的罪業,于是乎他居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身體飄至懸崖下方一處田地。正在此處常年苦修的一位修行者目睹了這一幕,思忖道:“他一個一輩子屠殺生靈之人飄到崖下竟然沒死,那我一個整日修行之人跳到崖下又會怎樣?”于是他也效仿屠夫跳崖,結果粉身碎骨。后人在屠夫飄到崖下的地方煨桑祈福,在修行人墜地之處修建了佛塔。由于心態不同,結果導致兩人不同的結局,令人唏噓感嘆。

  巖峰秘處燃慧燈,熱卡扎

  熱卡扎,藏語意為:用角開辟的巖洞,它位于色拉曲頂往東的一片巖峰中。此地山勢高低錯落,高聳的峭壁上隱藏著這么一個小小的巖洞,如果不是一路徒步爬坡,一路舉目細觀,很難被發現。傳說宗喀巴大師喜歡居住在色拉烏孜山,后來為了逃避明朝派來的使臣,更是常在此地隱居。又傳說熱卡扎閉關洞隱蔽難尋,宗喀巴的護法神閻羅護法就用頭頂的角磨出了一個洞門來,人們才得以找到大師閉關的藏身之所。

  宗喀巴在熱卡扎撰寫了著名的《辯了不了義善說藏論》,它與大師的另一篇中觀著作《佛理精華緣起理贊》被稱之為“鐵弓鐵箭”,據說若能通達這兩部經典,就如同挽鐵弓、射鐵箭,必定獲得空性智慧,射下證悟之果。

  明朝永樂皇帝派使臣進藏邀請宗喀巴進京傳法,第一次無功而返,第二次永樂皇帝命使臣無論付出多少代價也要請宗喀巴大師來京。這四位使臣來到西藏后千方百計地打聽宗喀巴的行蹤,最后打探到大師在熱卡扎閉關的消息。四位使臣連忙來到色拉烏孜,從奪底山溝順著羊腸小道爬上去,一路摸索一路尋找,因為不適應高原環境和不熟悉路徑而筋疲力盡,但仍舊鍥而不舍,堅持尋找。宗喀巴被他們的誠心和執著所感動,派人前去接應并約定與使臣在色拉曲頂相見。

  宗喀巴大師圓寂后的次年,其座下高足、色拉寺的建造者釋迦也失邀請許多高僧在熱卡扎面前舉行盛大的追思活動,點燃千盞酥油燈,誦經祈禱,由此誕生了藏傳佛教界又一個傳統佛事活動——宗喀巴大師忌辰五供日,又稱燃燈日。

  廖東凡先生在《拉薩掌故》一書中記述,公元18世紀時,色孜珠康的建造者、第一世珠康活佛格勒嘉措在熱卡扎附近也建造了一個小寺廟,取名扎卡扎寺。現在熱卡扎所在地位于色拉烏孜一處峰頂,巖峰上下都有建筑,一黃一白都叫熱卡扎,兩個建筑旁邊也都有廢墟遺跡,白色建筑旁邊的廢墟明顯年代更久遠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曾經的熱卡扎寺?

  同行的藏族司機大叔告訴我,到色拉烏孜來轉山的藏族群眾每天都有,外地游客則很少。每年六月初四“楚巴次喜”轉山節時,來這里轉山朝拜的人流絡繹不絕,那到時,色拉烏孜各個圣跡前桑煙陣陣,經幡飛舞,經筒嗡嗡,連帶那些傳說故事也都熱鬧蒸騰,人們在悠閑的春光中放松身心,在虔誠的信仰里追尋著宗喀巴大師的足跡。

  世間八法猶如稚嬉,古往今來多少人為追求功名利祿庸庸而為,而像宗喀巴大師這樣一生勤勉、孜孜不倦,力挽藏傳佛教發展中的狂瀾,為格魯派的發展和利他事業而耗盡心血的人,則寥若晨星。正因如此,600多年來在藏區,上至達官顯貴,下至平民百姓,無論僧俗男女,無論是否識文斷字,人們對宗喀巴大師都非常信仰與愛戴。

  拋開信仰,當我身處此地,望見那些總是需要氣喘吁吁攀登、用力仰首才能看到的頭頂上的小日追,還有山巔上多處隱約的、遺世獨立的房屋,我在思忖:住在里面的人的內心該有多么篤定和強大。他們的眼界足以一眼望盡拉薩城,但他們的生活卻如此平凡樸素,與腳下繁華的三千紅塵毫無關系。也許居住的地方離天空近了,心靈也會像天空一般遙遠高潔吧……

  閱讀全文請點擊:http://www.ctibet.org.cn/magazine/2019/09/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淺說擦擦模具

    擦擦作為新晉收藏品以來,國內對擦擦的研究已經有不少成果,但是對于擦擦模具的研究相對較少,系統研究的人可能更少。[詳細]
  • 滇西北秘境巴拉格宗,初見便是永恒

    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消失的地平線》,讓世人皆知“香格里拉”。在希爾頓的筆下,香格里拉不僅有雪峰峽谷、雄偉的廟宇。[詳細]
  • 草原的兒子回饋草原

    1956年,我出生于川西北草原偏遠牧區一個貧苦牧民的家庭。那個時代整個青藏高原的牧民都居住在簡陋的帳篷里避風遮雨,一年四季經常舉家搬遷,過著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詳細]
  • 做最美西藏新青年

    我叫索朗丹增,寓意永久的幸福。如父母所愿,我在家庭暖暖愛意的籠罩下一天天長大。 [詳細]
大乐透预测十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