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藏區動態

阿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珠峰 如果你想向上的話

郭靜雯 肖珊珊 發布時間:2019-10-11 15:07:00來源: 四川日報

  珠穆朗瑪峰北坡,“連飛鳥也無法飛過”的山峰。1960年5月25日,成立時間不足5年、隊員平均年齡24歲的中國登山隊,完成了人類歷史上首次從珠峰北坡登頂的壯舉,卻因沒有拍下照片而遭受質疑。10多年后,一支年輕的登山隊再次登頂,將五星紅旗插上珠穆朗瑪峰,令世界矚目。

  今年國慶檔,根據這一真實故事改編的獻禮影片《攀登者》上映。10天,8.5億元票房,2000多萬名觀眾回到半個世紀前,重溫中國登山運動員登頂珠峰的艱辛與榮耀。

  作為影片編劇,四川唯一 一位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雙料得主阿來第二次參與影視作品創作。與電影同步,劇本《攀登者》也被集結成書,于10月上架。

  日前,記者專訪阿來。關于那段真實的歷史,大時代中作為個體的攀登者,以及登山題材的影視與文學作品的創作,他都有話要說。

  在生活中尋找英雄主義情懷

  記者:《攀登者》跟您以前的作品似乎不太一樣?它主要想表達什么?

  阿來:它是真實發生過的故事。1960年和1975年的兩次登頂都是國家行為,跟今天的戶外運動完全不同。那時中國人還沒有登山的經驗,氣象、地質條件在登山者面前是一片空白。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更像一次探險。古往今來,探險的題材都是彰顯英雄主義、愛國主義的。

  今天,有不少人卻不敢相信、不愿相信英雄主義了。在傳統“中庸”保守的文化基因里,注入一些英雄主義、浪漫主義,意義很大。我寫這個作品,就是在生活中尋找這樣的情懷。

  記者:故事中有一個細節,有人提出“飯都吃不飽,為什么要登山?”

  阿來:過去國家的邊界并沒有今天這么明晰。英國曾經組織過對珠峰的大規模探險,而當時我們國家由于在科學方面落后,對珠峰一無所知。這兩次登珠峰都不只是關于登山的問題,而是對珠峰全面的科考,比如章子怡飾演的氣象學家就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科考的目的一是對我們自己的領土深入了解,二是為了聲張主權。

  我們中國人很多年來都在“吃”,關心這個事跟吃飯有沒有關系,這種意識導致了我們到后來缺乏關于珠峰的資料。當時中國與尼泊爾正在進行邊界談判,能否登頂珠峰也直接關系著珠峰的歸屬。精神世界的發達、對外部信息的掌握,有些時候可能大于吃不吃得飽飯的問題。或者說,這是更長期能讓我們吃不吃得飽飯的問題。

  攀登是平凡人成為英雄的過程

  記者:對那個時代的個體,攀登又有怎樣的意義?

  阿來:攀登有多層含義,對個體來說,是跟自然界的抗爭和超越自我的過程。我更愿意把登山看作一場對話,要了解它,深入它。在那個極限條件下,往往一點錯誤就要付出生命代價,每一次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人都會懦弱,都會退縮。這是很艱難的一個過程,也是一個攀登者從平凡人成為英雄的過程。他們不斷戰勝自我,突破自己身體的缺氧、寒冷、風暴的極限,跟山搏斗,跟自己搏斗。

  上世紀60年代登頂成功的幾個人,王富洲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屈銀華是一個四川的伐木工人,貢布是當地的解放軍戰士,聚集起來就是因為他們的身體素質比較強。此前他們對登山一無所知。他們的起點跟所有人都一樣,都是普通人,平凡人,但登上峰頂的時候他們就不平凡了。任何人都可能成為英雄。

  記者:但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犧牲了,只有極少數人才能成為英雄。

  阿來:你說得對。兩次登頂,犧牲在山上的不光有登山隊員,還有很多科學家。比如一名北大的年輕教授在7000多米處勘探時犧牲了。即便是成功登頂的人,也留下了永久的身體創傷。但他們沒有后悔。

  采訪王富洲,那時他在醫院,但再也沒有走出病房。我一上去握住他的手,手是空的。握劉連滿的手,缺得更多,又是空的。屈銀華的手是好的,鞋一脫,半個腳沒了。病床上的王富洲奄奄一息,但一說起登珠峰,醫生都說王老的眼睛這幾天最亮。貢布說,“我在住院的時候,有個護士老來看我。她是最漂亮的,我也是最帥的。后來她成了我的妻子。”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珠峰,如果你想向上的話。重要的不是登頂那一刻,而是攀登的過程。現代社會提供了很多麻醉品,都是讓大家逃離、躲避,忘記眼前,只能獲得暫時的解脫。但眼前是無法被忘記的,它必須直面。特別是內心的事,要靠自己去克服,靠建立更健康更豐富的情感。

  把攀登理解成對未知世界的興趣

  記者:現在很多人喜歡登山,甚至登珠峰,享受那種征服的感覺。聽說您也很喜歡登山?

  阿來:我20多歲就開始登山了,在登山的過程中更深入地認識這個世界。海拔最高時到了6000米,這種在絕頂之處的體驗讓我更理解他們。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剛寫完《云中記》,接到影片出品人任仲倫的電話時非常干脆就答應了,1個月完稿。

  我把攀登理解成對未知世界的興趣,山在那里,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我也想上去看看。漢唐中國人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向往,唐玄奘、張騫都曾去到未知世界。歐洲的強大也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開始。但正是這些頻繁地對世界的探索,讓整個民族充滿浪漫的英雄主義情懷。

  記者:您如何看待電影《攀登者》的熱映以及與劇本原作的差別?

  阿來:電影和文學是兩種不同的表達方式,不能完全放在一起比較。創作者最大的樂趣在于過程,非常認真地完成,結果就不管它,不論收獲的是鮮花還是經濟,都跟我沒有太大關系。

  記者:今后還會涉獵這方面的題材或者繼續創作影視劇本嗎?

  阿來:我關注很多東西,但只有極少數才能變成我的寫作,也不太喜歡把一個作品定義成某種方向的轉型。文藝工作者最終是要呈現好的作品。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阿來編劇、吳京主演,珠峰題材新片已開拍

    2月17日,據片方透露,由李仁港導演,吳京主演的一部名為《攀登者》的珠峰題材大電影已經開拍。電影將講述1960年我國登山隊成員王富洲、貢布(藏族)、屈銀華三人完成中國人首次登頂珠峰的故事。[詳細]
  • “四川三部曲”大熱 阿來要做的不只是影視

    三部作品由“阿來工作室”簽約編劇執筆,歷時3年考證打磨創作,脫胎于劇本大綱,阿來親自修訂潤色。阿來表示:“希望三部劇本都能成為講述四川故事的經典,并最終拍攝出優秀的影視作品。”[詳細]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大乐透预测十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