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西藏普蘭的國際邊貿市場見聞(一):多元文化匯聚之地

趙國棟 發布時間:2019-10-11 10:3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如果你驅車前往位于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的普蘭縣,或者在普蘭的強拉山口或斜爾瓦口岸從事跨國貿易,那么從海拔約4700米左右的老巴嘎鄉一路向下,用不了1個小時的時間,便能來到海拔3800米左右的多油村。再向前,便會看到一片在建的雄偉樓房。那就是即將建成的普蘭唐嘎國際邊貿市場,位于進入普蘭縣城的必經之路,孔雀河岸,其坐落的地方就是老普蘭縣城。


圖為普蘭市場中漂亮的尼泊爾手工銅壺 攝影:趙國棟

  了解普蘭歷史的人都清楚,普蘭古老的國際貿易場所,幾易其址,但從來不缺少繁華與多元的文化。賢柏林寺位于普蘭縣城西北的山頂之上,周圍斷壁殘垣仍清晰可見,似乎在訴說著歷史的風雨。據當地群眾說,該寺曾是阿里地區最大的寺院,普蘭縣多個村莊的百姓都曾是該寺的屬民,不但向其供奉,而且還要為其擔水、拾柴,服各種雜役,做各種雜務。遙望那高聳的山頂,勞動人民對封建農奴制的控訴之聲仿佛回蕩在群山之間。

  就在賢柏林寺的山腳下,曾是邊貿市場的所在地,但現在已經無法找到些許蹤跡,只有周圍那些被熏黑的崖壁洞穴還在那里,仿佛訴說著曾經的歲月。

  后來,市場又搬到了現在的地址,即普蘭縣城之內。現在,它即將再次遷址,到一個條件更好的地方開始新的歷史征程。


圖為正在建設的唐嘎國際市場 攝影:趙國棟

  多元的文化讓普蘭這座不到1萬人的邊境小城充滿了新奇。一般當地人會把市場拆解為兩部分,一個叫國際市場,另一個叫尼泊爾市場。

  國際市場指的掛有“中國西藏普蘭邊貿市場”大牌匾的市場,市場內條件較好,共有54個店面商鋪。但這些商鋪并非完全一樣,所以在房租上也有差別。其中,條件較好的鋪面占大多數,因為每年市場運營約7個月左右,7個月的租金共2500多元,而條件較差的鋪面房租租金為2100元。這些商鋪絕大多數由尼泊爾邊民和商人承租,只有少部分由印度客商承租。迪布是市場中有名的尼泊爾客商,他的生意紅紅火火。每次我去的時候,他都“綽泊綽泊!”(“朋友”的意思)地叫我,然后就一會英語一會藏語地夸中國好,夸中國共產黨好。

  尼泊爾市場指的是在國際市場的外面形成的以尼泊爾邊民和客商為主的市場,那里的經營更加自由,規模也更大。尼泊爾市場中以出售木碗和卡墊為主,而木碗又是每個商鋪中必有的,甚至許多商鋪都以木碗為名,最常見的名字是“尼泊爾木碗批發商店”。所以,在那里是無法按常規的商店名字去定位某個商店的。

  來進行貿易的客商多是一家一家地走,仔細地看,挑選自己心儀的木碗和其它商品。也有的是先找店鋪的主人,再按主人去找店鋪,形成了特殊的“以人識店”的現象,很多在那里采購木碗的外地藏族客商都可以叫出許多商鋪主人的名字。


圖為要價1萬元的木碗 攝影:趙國棟

  到那里批發木碗的商人很多,來自西藏昌都的藏族客商的采購量一般較大。一位昌都客商說,他每年到市場采購的木碗數量接近2萬個。他的觀點是,普蘭的木碗質量好,花紋也不錯,所以銷路很好。木碗從小到大有很多型號,價格從300元左右至上萬元不等。而且還有一些在木碗的基礎上配上銀飾和寶石,非常漂亮,價格更是不菲。

  關于木碗,我還發現了一種現象。每當我在茶館中小坐,總會遇到自帶木碗到茶館喝茶的人。這種客人多為普蘭當地的群眾,他們去茶館喝茶時,總是在包里帶上自己用的小木碗,取出后開始倒茶,甚至有的客人還會自帶一些酥油,盛放酥油的則是專門的木質酥油盒。甚至幾歲的孩子也是如此。這不禁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無論這種文化是如何生成與演變的,我想其中應該有當地的某種生活觀念和生活情趣的影子。


圖為客商正在選購木碗 攝影:趙國棟

  在尼泊爾市場的外緣靠近山體的地方,還聚集著一些以批發服裝和日用品為主的商家,這些商家絕大多數來自甘肅。店主們經常三五個人聚在一起以甘肅方言聊天,很是熱鬧。他們的商品多批發給尼泊爾的客商,尤其是進入9月中下旬以后,尼泊爾客商便開始采購一些衣服、毯子和其他日用品,準備通過強拉山口運回尼泊爾銷售。這是非常被看好的買賣。據說,這些商品在尼泊爾非常暢銷,也很受歡迎。


圖為尼泊爾人正在搬運從強拉山口剛剛運到市場的貨物 攝影:趙國棟

  語言最能代表普蘭市場中文化融合的情況。藏語是用得最多的語言,但隨著漢族客商的增多,尤其是到普蘭的游客的增加,漢語的使用頻率也在提升。正因為如此,尼泊爾人、印度客商和當地的藏族群眾都在學習漢語。如果你走在普蘭邊貿市場中,千萬不要因為自己不會說藏語或者尼泊爾語而感到不方便或者羞于開口,因為那里的人們對使用普通話的人是非常尊敬的。尼泊爾客商們總會很熱情地向你努力解釋,甚至會從旁邊拉過來懂漢語的人來幫助他們傳情達意。而他們也總是努力地嘗試用漢語交流。

  不過,很多對商品功能和歷史的討論似乎只能用藏語來完成,因為只有在藏語語境中,人們才能真正懂得那種商品的歷史與文化含義。這可能與在那里做生易的尼泊爾邊民和客商的來歷有關。


圖為迪布正在給顧客裝商品 攝影:趙國棟

  在普蘭做生意的尼泊爾邊民,大多數是來自“里密”,自中尼邊境延伸30公里,他們使用的語言多是藏語。在普蘭縣城,也有人直接叫他們尼泊爾藏族。他們過了斜爾瓦國門后,最多只能向中國境內前行30公里,便不能再向遠處,基本無法到普蘭縣城之外。因此在他們眼中的中國,基本都是從普蘭縣城和縣城周邊各村去定位和感知的。有一次,有人說尼泊爾客商迪布是印度人,被他知道了,他表現得很生氣,直接拿出手機,讓我們看他的家鄉照片。他說:“我是尼泊爾人,哎呀,就像你們是中國人一樣嘛!”言語之間,充滿了對家鄉的熱愛與眷戀。(未完待續)(中國西藏網 文/趙國棟)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大乐透预测十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