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生態

青海:高原生態不斷向好

鄭明達 王金金 宣力祺 發布時間:2019-09-08 08:49:00來源: 人民日報

  8月的青海,風輕云淡,群山巍峨。

  在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五十鎮班彥村,酩餾坊酒香四溢,搬離大山,這里的百姓過上了新生活;在黃河水電西寧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轉換效率更高的新型太陽能電池即將從這里走向海外市場;在三江源國家公園內,看到羚羊奔跑、雪豹覓食已不是難事……

  三年前的8月,習近平總書記踏上青海高原,他在考察期間強調,“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

  三年來,青海各族人民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位置,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逐漸探索出一條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相統一的發展路徑。

  扎根另一方水土,建設綠色新家園

  記者來到長江源村時,見村委會門前擠滿了人。“今年的燃料補助還是每戶3000元”“我家娃娃一年也有5600元補助”……原來,這里正在進行2019年度生活補助及燃料補助名單公示。

  65歲的更尕南杰也在人群中。“習近平總書記來的時候,是我敬獻的哈達。”回憶當年的情形,老人依舊十分激動。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唐古拉山鎮長江源村是一個藏族移民新村。2004年11月,128戶407名牧民群眾積極響應國家三江源生態保護政策,從400多公里之外、海拔4700米的地方搬遷至格爾木市南郊。

  更尕南杰說,這幾年村里埋設了電線,建了幼兒園,修了下水道,改造了自來水管網,通了天然氣。“變化太大了,真就像總書記說的那樣,往后‘幸福日子還長著呢’!”

  在山上,寄托了10萬生態移民“鄉愁”的三江源,生態環境正在向好發展。與2004年相比,三大江河源頭年均向下游多輸出58億立方米的優質水,草原產草量提高30%。

  “搬出大山天地寬。”剛進班彥村村口,就聽見一陣鞭炮聲,原來是村民呂作明的兒子呂增園考上大學了。

  “以前在山上,連吃水都成問題,現在喝自來水、睡電熱炕、用地暖,日子舒心多了。”呂作明說,等兒子大學畢業,日子就更有盼頭了。

  2016年8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了實施易地扶貧搬遷的班彥村。“那時新村剛建成,路面還沒有硬化。”五十鎮黨委副書記馬洪慶說,現在柏油路通了,老百姓的致富路也寬了。

  截至今年7月底,青海“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建設任務已全面完工,5.2萬戶、20萬名和呂作明一樣的群眾“拔窮根、挪窮窩”,在新的土地開始了新的生活。

  班彥村駐村第一書記袁光平說,近兩年班彥村通過建養殖場、開土族盤繡園、酩餾酒釀造等方式發展產業。2017年底,班彥村實現脫貧,農民人均純收入超過5500元。

  以生態為底色,繪就資源高地綠色藍圖

  將太陽能電池轉換效率從22%提升到23%意味著什么?

  8月23日,黃河水電西寧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200兆瓦N型IBC電池(叉指狀背接觸太陽電池)及組件項目在西寧進入聯動調試階段。

  2016年8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家企業的車間視察太陽能電池生產線,并表示“希望國有企業帶頭提高創新能力,努力形成更多更好的創新成果和產品”。

  黃河水電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黨委書記董鵬說,當前市場主流太陽能電池產品的轉換效率約為22%,N型IBC電池改變了電池結構,實現了轉換效率1%的提升,“別小看這1%,這是電池效率的巨大進步,這種電池結構也是后續研發更高端電池必經之路。”

  青海日照充足、光熱資源富集,在發展清潔能源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而地處柴達木盆地腹地的察爾汗鹽湖,則是中國最大的鉀肥生產基地和鹽湖循環經濟產業基地。

  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總裁謝康民回憶說,總書記在鹽湖考察時強調“要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讓鹽湖這一寶貴資源永續造福人民”。從一滴鹵水到鉀肥,再從鉀肥到堿化工產品、金屬鎂、碳酸鋰,最后尾礦又通過固體鉀礦溶解轉化工藝回到鹽田,鹽湖集團探索出了“資源—產品—再生資源”的循環利用模式。

  目前,鹽湖集團在察爾汗鹽湖已建成氯化鉀產能500萬噸、硝酸鉀產能40萬噸、氫氧化鉀產能50萬噸、碳酸鉀產能7.2萬噸,分別位居世界第四、亞洲第一、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一。

  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

  今年20歲的羅桑加措是長江源村村民,也是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內一名生態管護員。在他手機里,滿滿都是草原山水的照片、野生動物視頻。

  “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總書記的話說到了我們心坎里。”羅桑加措表示。如今,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園區內共有1.72萬和羅桑加措一樣的生態管護員,他們時刻記錄著該地區植被和野生動物變化,撿拾垃圾并監測災害、污染或游客擅闖保護區等情況。

  幾百公里外,在位于西寧市的青海省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生態之窗”的“千里眼”同樣監測著青藏高原生態的變化。2016年,正是通過青海“生態之窗”遠程視頻監測管理系統,習近平總書記與監測點位的基層干部、管護員進行視頻交流。

  青海省環境工程技術評估中心主任李宏奇說,三年來,“生態之窗”觀測點位從6個增加到38個,實現了對重要冰川雪山、草原濕地、河流湖泊和珍稀野生動物等的實時監控。

  數據顯示,青海湖日益“豐滿”,可可西里藏羚羊數量比保護初期增長3倍多。僅2018年,青海就完成營造林406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7.26%,涵蓋水面、濕地、林草的藍綠空間占比超過70%。

  ■記者手記

  把綠色寫入發展的基因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青海,更能體會到這句話的深意。

  從自身講,青海的生態保護是實現持續發展的關鍵;從大局看,青海的生態保護,尤其是對三江源“中華水塔”的保護又是關系國家生態安全的大事。這就不難理解習近平總書記用“重要而特殊”來形容青海的生態地位。

  生態環境的問題,往上追都是經濟發展方式的問題。保護生態環境、提高生態文明水平,同時也是轉方式、調結構的過程,也就是要用綠色發展的理念培育新結構、形成新格局,推動發展低碳經濟、循環經濟,實現持續健康的發展,唯有如此,才能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大乐透预测十准家